木一421

日常皮一波的神经病,
all叶纯食,
ooc脑残文写手,
还没红就过气了的辣鸡,
对没错就是我,
但我就是要吹叶,
无论是架空在哪篇文里的叶修,都应该是温柔,坚韧,又强大的人啊

嘤,喵喵喵喵喵————

记录第十一次申v未能通过


【all叶】君之我所忆

壹,六

*回来啦~

*我觉得这篇早就被忘记了┐(´-`)┌

*架空!架空!

*不知道说些什么总之ooc啦,略略略

-

-

-

-



      开场比原定时间玩了小半个时辰,众人早已不耐烦到了极点,倒彩也喝了,东西也扔了,能摔的茶杯糕点摔了个七七八八。



      所以那边器乐一响,反倒吓了众人一跳,也没个通报,就那么吹拉弹唱起来,若无其事地演过了前奏,配角们好一通过场,主角徐徐踏着莲步而出,一个极为精神的亮相,满场嘘声便没了声息。



      不少人是在叶修退了戏园后才开始听的戏,大多对这位的名声有些不屑,此时才觉着这位的举手投足,眉目流转间,惊为天人。



       而那些老票友,早已热泪盈眶。



       直到一曲终了,台上的妙人儿退下去歇了,场下的人才回过神来,爆发出一阵喝彩,赏钱更是不断,接得小伙计们眉开眼笑。



       有了叶修,间隔的几场戏都成了垫场的,座儿们眼巴巴等着他的下一场戏,恨不得这几场快些结束才好。叶修这回也不拖了,换下戏服头面,便扮上了下一出。



      今儿他排上的都是些粉戏——尼姑思凡,寡妇窥春,青楼轶事——都是十成十的妩.媚.风.流,经他这一演绎,更叫台下的爷们儿心神荡漾,骨头缝儿里都发痒。



       就这么紧盯着那双葱白的手若有似无地一点,挽了个花儿,黑白分明的双眼分明带着狡黠的笑意。



       仿佛不怕众人不上钩似的。



       而韩文清坐在包间里,几乎要发笑了。



       今夜这几出是谁点的,答案不言而喻。说不定其中还有叶修自己的主意。要换了旁人,在叶沐大老板这般风.骚.又柔情的勾.引下,怕是早丢了三魂七魄,哪怕明知那裙下藏着地狱恶鬼,也恨不能钻上一钻。



       何况叶老板今天本就是杀人恶鬼,自然格外卖力些。



       可惜,台下是韩文清。至多觉得他这顾盼之间,可爱的紧。



      韩文清正暗自品着叶修的狠辣,边儿上那位拉皮条的坐不住了,窸窸窣窣往这儿挪了挪,谄媚地笑:“韩军爷,您看,今儿这几出还满意么?”



      韩文清瞥了他一眼,心忖这姓程的大概便是叶修说的那人了,于是也不说话,只是将目光重新放回台上。



       姓程的瞧他一脸冷漠,还以为他对叶修不感兴趣,这可急坏了,嘴皮子一翻,把这多年经商的口才用在了拉皮条上。



       ……这也太刻意了。



       今天若是叶修真要刺杀自己,这事儿能被他坏个干净。



       他不再理会这姓程的,专心灌了满耳靡靡之音。



       直到最后一幕终了,叶修退到后台,众人如梦方醒,正要喝彩,却见台侧的帘布轻轻一掀,小半张精致的脸探了出来,盈盈一笑,又隐去了。



       活生生是那食人魂魄的妖.媚.女鬼了。



       韩文清听着那满园喝彩,自然觉出这气氛前所未有的高涨。



       突然就有点怒气上涌啊。



       这人一直是这样,无论什么时候,都有惹怒他的本事。



       ……



        张新杰办完事回来时,韩文清已经循着暗示,到戏园子后头的厢房去了。



        戏没听成,大当家的倒丢了一个。



       张新杰发现,在关于叶修的事情上,他偶尔还是会腹诽几句——很是不符合他的作风。



       “这可不太妙啊……”他轻叩了叩怀里的文件袋,不知是在说公务,还是说自己。


/tbc

这一章比较长,后续有几个版本,容我再推(gu)敲(gu)一会儿


【all叶】极致疯狂的爱

四.7

*黑化文预警(到底哪里有黑化啊喂??)

*婚礼进行时

*最近偏宠少天er

*复健篇,很水,跪地道歉

-

-

-


       啰啰嗦嗦一大通后,总算把仪式做完了。司仪把二人请到台子的一边,叫上伴郎伴娘送祝福。


       余彬的闺蜜也是个胆大心细的女孩,话里话外指着那个当司仪的男孩膈应,却叫人挑不出什么毛病来,把那小伙子说得手足无措,慌慌张张低头摆弄着无名指上的戒指。


       可俏皮话再怎么说,也还是不免抽噎起来——自家姐妹嫁个人都得偷偷摸摸,怎么想怎么委屈。


       小姑娘哭哭啼啼说完,到边上跟余彬抱头补妆去了。叶修这才从哭笑不得中拽回点注意力——他还不知道今天的伴郎是谁——他上哪知道去?


       好友席那儿站起来个人,会场内起哄了两声,才把那人放上来。


       黄少天走上台时是一脸正经的,结果话筒还清了清嗓子。


       可没多正经两秒,他便先侧过脸来对叶修咧嘴一笑,舌尖缓缓扫过虎牙,显出些痞帅来。


       台上台下都被这不轻不重的一记调.戏逗乐了,纷纷感叹黄叶二人的友情名不虚传,唯有叶修微微一僵,略微别开了目光,眼神绝不聚焦到黄少天那张笑脸,手上却故作无奈地拍了两下。


       好在前者没有过多纠缠,这短短一笑活跃气氛后,便开始了他标志性的长篇大论。


       “我跟叶修认识了……十几年了吧?他这人几乎就没怎么变,表面上冷嘲热讽的,心里头不知道多少弯弯绕绕都在为别人着想。”


       “叶修真挺好的,男女通吃老少皆宜。”这话说出来,他自己先笑了笑,咳了两声,才正经继续,“我十几岁那会儿特喜欢拆他收到的情书,拿来嘲笑他很有用。可惜了啊现在这么个祸害被收服了很多乐趣没了,但还是要夸夸余彬妹子厉害。”


      “啊……算了算了,这货就这么猝不及防脱团了,我现在还懵着……”


      台下又是一片笑声。


      黄少天又笑了,这回语速快了不少,却平直得好像不愿多说什么,“那么,作为新郎的好兄弟,我为他感到高兴骄傲,也非常极度羡慕他娶了个好老婆。终于不用做光棍了,可怜我们还在努力寻找中,各位美女可以参考一下我。我们的新郎是个讲义气温柔潇洒的人,在这里可以向大家保证,绝对忠于嫂子,不把哥们带坏。最后,感谢双方的父母的培养了一对优秀的新人,感谢各位亲朋好友的赏脸来临。为了惩罚某人丢下兄弟们提前脱团,咱们可得使劲儿灌,非得从他嘴里掏出点八卦来,大家懂我意思吧?”


      他朝台下眨了眨眼,便自然地退到台边。叶修看着黄少天越来越近,不禁有些紧绷。


       后者在他身边停住了脚步,垂手蹭过他的手背。


       “脱团了啊,叶修。”黄少天状似亲昵地贴近了一步,用身体挡住右手,捏上了他躲闪不及的左手,轻飘飘拂过无名指上的君莫笑。


       “戴着吧。”黄少天笑得灿烂,语气柔和,“好好戴着,别再让我……或者谁……摘下来。”


      在司仪扬起的尾音中,叶修走下阶梯,一步一挪,仿佛僵站了千年。


      他端起酒杯,投入四面的推杯换盏中。


       笑容满面,礼仪到位,风趣幽默。


      可身体却像是在飘着,漫无目的。


       再怎么样,婚礼还是接近尾声了。叶修在众人的推搡下,打开了那辆加长轿车的门。


      原本应该铺散开裙摆的座位上,叶秋交握着手,抬头对叶修笑了笑。


      叶修用尽全身力气,才钻进车里,关上了门。


       ……


      婚车队伍浩浩荡荡,所过之处,路人一片艳羡。


      最重要的那辆车内却死寂着。


      叶修神经质地摩挲着戒指,目光紧盯着那一抹银色。他清楚地感受到叶秋的目光正在自己身上来回梭巡,带着猎物落网后的兴奋,还有愿望达成的,纯粹的开心。


      不知怎么的,他又想起了喻文州。喻文州对他说出那些话时,也是一副孩子模样……令人毛骨悚然。


      幼时的叶秋远不如现在这般自信,那时他是个软糯的性子,却喜欢说着保护哥哥的话。


       那会儿,叶修夸他一句,那张包子脸上的笑容可以挂三天。


      那样孩子气的笑,重又攀上了叶秋的脸。


      他终于决定自己向哥哥索要些奖励了,怎么会不兴奋呢。


       ……


       车偏离了车队的路线。叶修看着渐行渐远的大路,张了张口,无数挣扎的话徘徊在嘴边,最后却只出口一句。


      “叶秋……我是你哥。”


       干巴巴的,他自己都觉得没有半点效果。


       可别的话他怎么也说不出口。


       能说什么呢。


       已经不是他说一句,叶秋就照做了的年龄了。


       叶秋歪歪头,笑了一声,把目光转向窗外。


      “哥,从小我就很羡慕你。聪明过人,胆大包天,总之按我们家的标准来看,你哪里都比我好……而且对我也很好。”


      “虽然说我不存在什么兄弟相争的想法,但似乎现在更狗血哈……说实话,你是我从小到大,唯一的偶像。”


      到底是什么时候喜欢上你的呢。


      到底从什么时候开始,就在心底声嘶力竭地怨恨着庆幸着,我们是兄弟呢。


      哥,叶修,当你光芒万丈地再次出现时时,你就应该做好这种觉悟了吧。


       更多矫情的话没有说出口,叶秋的眼神却越来越灼热,哪怕此时的目光没有落在叶修身上,也令他浑身刺痛。


      从那场订婚宴开始,所有的一切都在乱套。


      司机关门落锁,车内彻底安静下来。他这才恍然回神。车回到了酒店的地下车库,停在一个不起眼的角落里。


       可能在这片区域停车的,全是参加婚宴的人。


       他突然感受到了切身的恐惧。


       耳廓被轻轻一咬,叶秋用鼻尖磨蹭着他的头发。


       “我说过会在婚车上干.你的,哥哥。”


/end


啊……我弧了很久我知道……对不起(跪地)

这篇算复健,文笔不好抱歉,后期会修改


家安叶(详情上一条)扣1,喻叶纹身师扣2,邱叶魔女梗扣3,一人只能选一个,我吃完饭回来看


预告一下一个巨冷的cp


家——安——叶——


老嘉世牧师张家兴,兴欣牧师安文逸×叶修


是不是有点带感!


是不是!!!


好的tag我打了,今晚就割腿肉


【周叶】踩踏

★完整版
*之前萊伊太太有画, @萊伊 链接放在评论区,大家可以去look一下
*m新兵周×s大佬叶,有恋.靴,慎入
*架空架空架空!
*【兴奋】
-
-
-

1.

       那个人看过来了。

       周泽楷的目光无端端锐利了些,直视着“对手”,一记狠辣的擒拿术,将对方的关节都拧出细微的声响。

       充作“对手”的战友忍不住闷哼一声,他却忍不住为自己完美的动作而窃喜,掌根下的力道带点兴奋过头的狠戾。

       短暂的停滞后,周泽楷又悄悄往高台瞟了瞟。

        那个人走了。

       他看到我没有?

       周泽楷不好意思地冲呲牙咧嘴的战友笑笑,伸手将对方拉起来,心里却全然记挂着刚刚离开高台的人。

2.

       叶修,帝国空军将领,几乎是下一任三军统帅的不二人选。

       他是军神,是神话,是所有光芒万丈的聚焦——是所有士兵心中的偶像。

       他本人低调得令人发指,像只优雅闲适的猫科动物,平日里只是眯着双眼,懒懒地舔爪,发出撒娇似的咕噜声。可一旦他纵声咆哮,便显露出狮子抑或虎豹的本质,震慑四方。

       这一个月,叶修却频繁地出现在新兵训练基地,也不久留,只是在高台上负手而立,眼神淡淡扫过众人,又转身离去。

       就这么几分钟,也足够新兵们兴奋不已,狂热之情铺天盖地。

       周泽楷的狂热与他们有着细微的差别。

      每当仰视着叶修,便从那熟悉入骨的眉眼发散开来,忍不住从发梢瞟到衣角,从扣到顶端的领口扫到一掌宽的皮带。在那纤细得过分的腰腹处再三流连之后,从他禁欲而挺拔的上半身,看到他穿着迷彩军裤的,修长的双腿。

       以及收束了裤腿,看上去坚硬而霸气的军靴。

      每当那双军靴踏着台阶,发出军人特有的,坚定的脚步声,周泽楷总会一阵热血上涌,脑子里着了魔般嘈杂,全是叶修踏上高台,手抚栏杆,向下俯视的模样。

      这时候,他总会使自己格外紧绷,一切动作都被自己拆解开来,生怕出现一丝一毫的错漏。

      可每当他长出一口气,再看向那个方向时,叶修就不见了。

3.

      今晚的风裹挟着一丝燥热。

       周泽楷躺在军行床上翻来覆去,直到深夜才迷迷糊糊地闭上了眼。梦境十分杂乱,让他睡得很不安分。

       脸颊被什么粗糙的东西挤压了一下。

      他又翻了个身,侧脸却在那块地方重重地碾了一遍。眼前光影散乱,叶修冷淡的声音却格外清晰——大概在他耳朵里,除叶修外,谁说话都是背景音。

      侧脸还被重重碾着,他的眼睛似乎可以睁开些了。

      入目是一点点黑色……朦朦胧胧,随着双眼的睁动缓缓清晰。

      周泽楷屏住了呼吸。

      面前的是叶修的军靴么?

      头顶隐约传来叶修的轻笑声。

      他第一次以这个视角看叶修。是彻底地仰望,彻底地臣服,也是彻底地属于叶修——而叶修也属于他。

      这也是他第一次意识到,这个距离上的叶修,远比那个虚无缥缈的追逐着的要诱人得多

       周泽楷莫名地有些兴奋起来。他试图抬头,想更近地看看那张朝思暮想的脸,一直被忽视的重压却突然施了力,狠狠踩在他的侧脸上。

      他反应过来了。

      那一片粗糙大概是军靴靴底粗粝的花纹,毫不留情慢条斯理地在他脸上碾磨,纹路深深烙印,轻重不一地游走,最后轻巧地用脚尖将他翻了过来,一脚踩上了胸口。

      那人清冷地笑着,却莫名叫他血脉喷张。

       良久,周泽楷清醒了。

      他沉默地将被子从两腿间抽了出来,使劲揉了揉被裸露出的粗糙床板擦伤的侧脸。

      淡淡的麝香味飘散开来,略显尴尬。

      周泽楷到底是个脸皮薄的人,双颊发热地起身,迅速收拾了残局。

4.

       叶修又来了。

       今天叶修来得很早,新兵们还在站军姿。

      他好像没有往常那么严肃,穿的也不是军礼服,只是一件黑色的紧身背心,宽松的迷彩军裤,踏着一双作战靴。他懒散地拎了条板凳,在高台上坐下,点了根烟。

       “领导走了。”这是这个月来叶修跟他们说的第一句话,“你们跟在健身房似的练了这一个月,觉得自己很厉害吗?”

      “对战花里胡哨,只有虚晃没有招,打得一手好配合,干嘛呢?跳舞给我看?广场上的交谊舞呢吧?人家大爷好歹有个大妈做舞伴,咱这营里有个母的吗?”

       高台上的人都笑了,高台下却一片死寂,似乎是因为愤怒而压抑了呼吸。

      军神的形象呢喂?

      叶修也不在意,随手弹了弹烟灰,吐出口烟来,笑了笑:“有人不服气么。”

      沉默了许久。

       “报告。”第一排第一个,周泽楷,“叶神,我想试试。”

5.

       周泽楷被掐得双眼充血,头脑发蒙,最后还是松了劲,保持着躺倒的姿势,反手拍了拍光秃的硬地。

       叶修收回了狠按在他脖颈间的手,撑着地面,缓缓站起身来。周泽楷只觉得胸腹间压力一轻,便明白是叶修把原本压在他肋下的膝盖收了回去。

       脑袋还有些眩晕,胸口发闷,大概是最后那一下被撂得太狠,背部结结实实砸到了地面上。

       但他的眼睛是晶亮的。他看着叶修俯下身来,蹲在他脑袋边,又点起一根烟。

       皮革的味道近在咫尺,逆着光看到一个轮廓,比起他自己来似乎瘦小了一圈,却在刚才爆发出那样强大的力量。

      他的目光停留在那双作战靴上。刚才这双靴子踹中了他的胸口,才打乱了他的攻势。

        “还不错。”叶修伸出一只修长的手来,打算一把将周泽楷拽起。

       后者的注意力并不集中,第一下竟没能起身。

       叶修愣了愣,顺着他的目光看去,眼神一变,笑了笑,拍了一下周泽楷的肩膀,再将他拉起来,还顺手拍掉了他后背的尘土。

       “表现不错。”叶修重复了一遍,似乎没有意识到自己和他的距离太近了,近乎呢喃般轻声道,“圈里人?”

      什么……圈?

       周泽楷还在发愣,叶修已经退后一步,鞋尖无意识般碾了碾地面,不再看周泽楷的表情,转身大步离去。

6.

       叶修其实很早就注意到了周泽楷——各项成绩几乎满分,射击水平直逼顶尖狙击手,这样的兵想不被注意到都难。

       但再好的兵也要安安分分训练,不至于让他现在就插手。

       虽然这个新兵已经足够令他惊喜,但真正使他逾矩的,是周泽楷对他的眼神——表面上看是寻常新兵对军神的崇敬,实际还掩藏着近乎疯狂的痴迷与恋慕。

       叶修很确定自己之前不认识周泽楷,也不大相信他会有让人一见钟情的能力——可周泽楷就是在第一次见到叶修时就燃烧起自己的全部——那种哪怕将自身焚烧殆尽也要在他面前耀眼夺目的狂热。

       确实是个引人注目的年轻人。优秀得不似真实。

      周泽楷甚至连最基本的伪装都没有,就那么全心全意地试图在叶修面前做到极致,锋芒毕露,用这种侵.略性极强却又略显笨拙的方法来换取叶修难得的一个眼神。

       叶修的爱好很小众,而他又是小众里的奇葩——他是个“主人”,可他也是个“零”。

      简而言之,叶修有足以凌驾于所有优秀纯主的掌控欲和掌控力,甚至不惜以自身作为对方听话臣服的奖励。

      可惜能和他对应的奴是在太少。只能说这个圈子太过小众,甚至不得不接收一些在同圈里并不怎么受欢迎的娘.受。

      叶修是个很挑剔的人。挑剔到可以禁.欲。

     不过现在,合适的对象似乎出现了。

      一个狂热的,仰慕他的,同时拥有着强烈侵.略.性.的新兵。

      似乎可以试试看。

7.

      结束训练后,叶修那几句话依然在周泽楷耳边萦绕。

      包括说话时的气息,若有似无的暧.昧,还有他最后漫不经心地用鞋尖碾着地面。

       什么圈?

      关于这个问题,周泽楷不太懂。

      他知道自己这个心理不太正常。在这种大环境下,同.性与恋.物都是禁.忌。

      可他还是隐约察觉那位叶神与自己的相似之处。

      这大概就是那个“圈”的意思?

      同类敏感而谨慎地互相吸引,最后形成一个隐秘的圈。

      在这里,可以保护自己,可以纾解热情,可以肆无忌惮地说出自己的感情。

      周泽楷抱紧了被子,缓慢地蹭过那块裸.露的床板。粗粝冰冷,脸颊微疼。

      大约像极了那双军靴的底纹,在训练场上摩擦得粗糙坚硬,却染着铁血威严。他想亲吻那个人的鞋尖,还有鞋帮上代表荣耀与地位的徽章,仰望那人居高临下的笑。

      不……不止如此。

      期待着那个人俯身,给予奖励。

      那份奖励必定销魂蚀骨,给他一丝征服的快意,将追逐的决意翻倍。哪怕情.动至极,叶修也一定还是那副掌控所有的模样,命令他,奖赏他。他将以为叶修带来快乐而快乐。

      暧.昧的味道逐渐飘散开来。

      周泽楷勉强清醒了一些,心如擂鼓,把脸埋进了被子里。

      我跟前辈是同一类人呢。

      想……狠狠地……

8.

      周泽楷的努力震惊了所有人。

      除了叶修。

      他并不意外周泽楷的认真——毕竟是他撩的人,还是个他认同的,聪明的人。

       周泽楷的狂热与倾慕,他决定照单全收。

      叶修站在高台上,俯视一众新兵在他的安排下近乎生不如死。

      他期待他们化茧成蝶。

      特别是你啊,周泽楷,我可没那么多耐心等你。

      叶修最后看一眼依旧精神十足的某个人,拎起脱在一旁的军礼服外套,转身走下高台。

      他该回空军基地了。

9.

      五个月后。

      叶修看着被领到他面前的周泽楷,心里难得地抽搐了一下。

      行啊……亲兵?还亲兵队长?这人到底在新兵连做了什么惊天地泣鬼神的事,能连升这么多级被送到自己面前?

       带周泽楷来的传话兵敬了一个标准的军礼,翻开手上的文件夹,给叶修念了一连串荣誉勋章。

      最后是特批文件。

      传话兵退出了叶修的独立办公室,而周泽楷还是站在原地。一身笔挺的天空蓝色,胸前各种荣誉徽章交映生辉。

      门锁轻响。

      “很好。”叶修笑了笑,不再是那副端正严肃的模样。骤然放松下来,一种不同于军人的气势缓缓蔓延伸展。

      代表着绝对的掌控欲,不容置疑的威严。

      那是作为主人的气场。

      他单手支着太阳穴,两腿交叠着,锃亮的军靴微微勾起,鞋底花纹隐现。

      笑意慵懒,却暗藏危险。

      没有交流,也没有暗示,周泽楷上前一步,试图克制自己的急切,却还是匆忙地单膝跪地,近乎虔诚地用双手托住叶修的足底,缓缓地俯首,在那双军靴上留下一个吻。皮革的味道若有似无,在梦中无数次萦绕。手掌中粗粝的触感十分真实,令他止不住地颤栗。

      他在心中预想了无数次的吻。

      叶修足尖一挑,抵住他的下巴,向上挑起。

      这种带着轻微侮.辱.性.的动作令周泽楷呼吸一窒,茫然地随着叶修的动作抬起头来。

      “想.操.我么。”叶修的语气毫无波澜,在周泽楷眼中却近乎致命一击,“乖……现在教你第一课,无论何时何地,都要对我说出最真实的想法。”

      于是他点头,眼中满是热切。

      “说出来。”

      “想……很想,想狠狠地……操.进.主人的身体。”

      叶修挑了挑眉,似乎被这一称呼取悦了。

      脚腕轻动,鞋尖缓慢地摩挲着周泽楷的下巴。

      “现在的你,还不够资格,懂么?”叶修居高临下,笑得格外恶劣,“爬上来……到我这个高度。”

      叶修恶意地移动着脚尖,点上了周泽楷的肩膀,缓缓地,踩了下去。鞋底的纹路清晰地穿过夏礼服的阻隔,硌痛了他的肩膀,也激起一阵悸动。

      “既然你想.操.我,对么?”

/end
写完了写完了(捂脸)
啊……我叶A破天际
全文5k字

叶受记梗群伞修主题生贺

*因为修罗有事儿我就来代发一下啦

*顺便伞哥生日快乐(过家家的伞哥和叶修萌的一批)

@修罗忧乐 

*ps:除修罗外禁止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