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一421

日常皮一波的神经病,
all叶纯食,
ooc脑残文写手,
还没红就过气了的辣鸡,
对没错就是我,
但我就是要吹叶,
无论是架空在哪篇文里的叶修,都应该是温柔,坚韧,又强大的人啊

【韩叶】成双否?(上)

【韩叶】成双否?(上)
*武侠paro
*老韩你是个好人
*老韩你是我最好的朋友
*老韩其实我把你当做大哥
_
_
_
 

 
      江湖险恶?不过是底层人士赋予自己腥风血雨的幻想罢了。
 
      所谓顶尖英雄豪杰,私下里都是和和气气的——
 
      大部分是的。
 
      至少他们夹枪带棍来来回回互坑了那么久,也就是磨磨嘴皮子赌赌资源,怎么也不会影响那些惺惺相惜的东西。
 
      武林奉叶秋为第一高手,连带着嘉世成了第一帮派。演武大会的头三年,叶秋拎着战矛轻松斩获头名,哪怕后来因为些内部原因帮派排名逐年递减,却是谁也不能质疑他的实力。
 
      韩文清,和叶秋是同一代人物。那一代人里还未退隐的似乎也只剩他们俩了。他大概是唯一与叶秋比肩的人物,后来的年轻人们怎么也比这两位差了一辈。
 
      江湖上谁不能将这二人的恩怨说上几句,一提起便能将叶秋的懒散欠揍与韩文清的硬汉风格勾勒得栩栩如生。
 
      他们是对手,从演武会之前,江湖尚且纷乱之时起,便是彼此最强的对手。
 
      本以为就能这么一直八卦下去。
 
      就突然有这么一天,嘉世放出了消息,叶秋嫌嘉世实力青黄不接,弃了嘉世离开了。
 
       那天,霸图的气氛尤为凝固。
 
      江湖上一片哗然,有人义愤填膺有人冷眼旁观,有说叶秋绝不可能如此要嘉世给个说法的,有说果然如此叶秋早就想弃嘉世于不顾单干的——一时间什么脏水都泼了,什么戏本子都排了。
 
      一年后,叶秋变成了叶修,在所有人面前掰断了曾经做叶秋时的面具,带着仅剩十分之一的内力与一把妖孽的千机伞宣布归来。
 
      “叶秋是历史了。”他看着嘉世众人,这么笑着说。
 
 

 
      叶秋,或者说,叶修,如今真的只剩十分之一的内力了。
 
      那是他还给嘉世的。离开前自废了功力,这十分之一还是这一年慢慢练起来的,只是有了之前的积累,现在重修起来比较快而已。
 
      可就这十分之一,也叫江湖众人苦不堪言。
 
      资源,地盘,材料,珍宝,这一年里叶修隐姓埋名不知插手了多少,才建起如今的兴欣。这些东西既是有限的,自然是这家有了那家亏。平时好歹有个平衡,叶修这一重来,搅得人心惶惶。
 
      要说没人阻止,也说不上。各帮派的小掌柜们都纷纷上报过了,掌门人们也参与过了,只是一通雷声大雨点小之后就告诉他们,加油,那是叶秋,这是锻炼你们的好机会。
 
      得知真相的掌柜们目瞪口呆,继续煎熬。
 
      原以为他只剩十分之一的功力怎么也蹦跶不了太久,可这叶秋内力不够,体术来凑,拳脚挥舞间虽没什么气力却比寻常人士还要快上几倍,再加上那一把千机伞变幻无穷,着实叫人头疼。
 
      好在如今他重回江湖,怎么说也不会再自降身价,跟他们这些小人物计较了吧……?
 
      ……个屁。
 
      蒋游捂了捂胸口,想确定一下作为习武之人有没有心脉不稳的可能。
 
      面前是扛着千机伞的叶修,正一脚踩在一头巨熊头上,一边还抬手跟他们打招呼,身后是兴欣那群各有所长的妖孽。
 
      换作平时,蒋游大可以一阵情绪失控大声控诉然后……灰溜溜离开,但今天不行,今天霸图的队伍里有一个特殊的人——霸图掌门,韩文清。
 
      “哟。”叶修显然也瞧见韩文清了,或者说,后者自己走了出来。
 
      “老韩。”叶修唤了一声,“好久不见。”
 
      韩文清不说话,也不顾自己一步步脱离霸图的保护步入兴欣,径自伸手,狠狠按在叶修肩上,不容辩驳。
 
      一股厚重滚烫的内力直接冲入叶修的身体,疼得他呲牙咧嘴的,却并没有反抗。
 
       片刻之后,韩文清甩开了他,满脸冷酷。
 
      “越活越回去了。”
 
      叶修知道他说的是内力的事,懒洋洋应了一声,是啊,这不是比不上你老当益壮吗。
 
      为什么不来找我。韩文清说得很自然,好像叶修遇了事儿去找他是理所当然的。
 
      闻言,叶修愣了愣,嗤笑一声,说,让你知道,还不拆了嘉世去?
 
      没想到韩文清还一脸认真,你愿意的话,拆。
 
      我不愿意。叶修翻了翻白眼,不再理韩文清,将脚底下半死不活的熊交给身后的唐柔,跟这个大姑娘一点一点讲解怎么将这种猎物开膛破肚。
 
      韩文清就在一边看着。
 
      只有少数人理解他跟叶修之间的关系。
 
      说是多年来争夺榜一的对手,两大帮派宿怨的源头,其实二人之间更多的是惺惺相惜的友情——谁还能如他们一般,如此潜心钻研对方的一招一式,只求下一战的胜利,持续十年之久?
 
      作为对手,无疑是最了解对方的。
 
      十年里,韩文清将叶修孩子气的耍赖、没心没肺的懒散、钻牛角尖的欠揍、令人心疼的执着,什么都有,通通感受个遍。他只道叶修是个实打实的混.蛋,却没人比他更清楚这位强大的斗神隐藏着怎样的柔肠百转与温软如棉。
 
      叶修是个温柔的人。只是这份温柔太小心翼翼,不敢表露太多。可在越过重重心防之后,就能发现这份温柔毫无保留。
 
      来霸图。韩文清冷不丁出声,吓了叶修一跳。
 
      干嘛?他回头,意味不明地笑着挑眉。
 
      有饭给你吃,别废话。韩文清皱起眉来,说出的话却是令人震惊的——邀请?
 
      可以——要你做的!叶修站起来,跳了跳,千机伞一挑将那头熊扔进兴欣阵营里,自个儿往韩文清身上一靠,朝自家小孩儿们笑笑:霸图掌门人请我吃饭呢,你们先回去吧。
 
      兴欣的人倒也得了叶修真传,同样没心没肺,随口应了一句就带着猎物走了。
 
      而霸图众人,只能强忍着震惊与暴揍叶修的冲动,屈辱地跟在二人身后,回了霸图。
-
-
-
/tbc
-

-
-
诶你们猜猜是be还是he啊?【坏笑】

评论(12)

热度(120)